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拍案说法 >正文

因为差钱 乐视终将熬不过2017年?

时间2019-03-06 来源:许昌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贾跃亭喜欢的《野子》开口就是:“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备受争议的岁月,他曾高唱这首歌,像是表明自己的心迹,也像是对争议的反击。

  而今,他应该连唱歌的心情都没有了。要唱,也更合适唱:菊花残,满地伤。

  众说周知,乐视现在的日子不好过。

  跟大多数人和公司一样,不好过,是因为差钱。

  4月19日,上市公司乐视网披露了2016年年报。报告显示,去年乐视网还是挣钱的,公司整体实现营收219.51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5.55亿元。

  上市公司挣了钱,集团还这么差钱,大致是两个原因:一是上市公司真实的挣钱能力没这么好,而且挣到的钱也不够花;二是集团在上市公司之外亏钱太多,需要钱的地方也太多了。

  乐视在上市公司之外亏钱太多,需要钱的地方也太多,这无需多说。说说乐视的上市公司乐视网,它真实的挣钱能力有可能没有这么好吗?以及,它的上市公司又是如何差钱的?

  挣钱能力是不是真实,这不太好说,但按易到用车13亿的事儿来推理,存在着不真实的可能性,其财务报表也给了人充分想象并且去怀疑它的空间。

  最令人遐想的是,在其220亿左右的营收中,有58.62%是关联交易。

  什么是关联交易?

  学术一点说法是,关联交易(Connected transaction)是企业关联方之间的交易,是公司运作中经常出现的而又易于发生不公平结果的交易;简单粗暴一点说,就是自己跟自己做交易,容易不公平,也是容易在自己与自己。

  好比,你有一家上市公司,一家非上市公司,为了把上市的业绩做漂亮,你让这个非上市的成为上市的客户,给上市公的业绩,这就是关联交易。

  你会说,非上市的是我自己的,上市的是大家的,我把自己的钱弄成大家的钱,我傻啊,我这么干。

  如果这么想,你还真有傻的地方。

  不上市的钱,1块钱只是1块钱,但若能把这1块钱“关联”成上市公司的利润,乘上50倍的市盈率,那就是50块钱的市值,即便你只有20%的股份,也是1块钱变成了10块钱。而且,这还会带动整个股价上涨。

  多出的哪来的?资本市场套来的。

  你还会说,套出来的只是市值,又不是现金,没有意义。你这么傻,怎么把公司做上市的,上市又有什么意义?有了市值,你就可以变出现金嘛。

  办法多的是。就算不能卖股票直接变现,你还可以拿股票抵押贷款,按4折,也能弄出将近4块现金。

杭州癫痫医院哪家治疗好  这还是玩得低级的。

  高级一点的是,我给上市公司多搞1块钱的利润,那说明我公司业绩好、前景妙,我增发股票融资,搞个大的,直接融它个100块的。

  这都还不是最高级的,最高级的是又做抵押贷款又融资。贾跃亭就是这么干的(不是说捏造上市公司利润,而单指又抵押贷款又增发融资)。

  而乐视的市盈率超过100倍,还曾超过200倍。

  不敢说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都有捏造业绩,“圈钱套利”的嫌疑,但个别存在是有的。而且,即便“关联”不是捏造业绩,它也是有风险的。

  比如乐视网,58.62%的关联交易,意味着,它真正从市场,从跟自己没关系的市场上取得的营收只有40%多一点。万一“关联”无法继续,市场业绩又无法补上来,你就会业绩大滑坡,然后……

  根据媒体报道,乐视生态官网上,连“50年乐视超级影视会员”都卖过,用了这么大的市场变现力度,非关联的业绩才40%多,你说是不是值得担忧。

  因此,审计机构给其财报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报告,而且是第二次“非标”了。

  什么是“非标”,简而言之就是不标准,不合格。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上市公司中了“非标”奖,搞得不好,交易所是要责令其股票停牌的。

  2015年,中国出了个黑马首富——汉能集团主席、新能源大王李河君。

  李老板当黑马首富,是因为股价超常的猛涨,1年多,从1元多港币上涨到9元多港币。遗憾的是,李老板的首富椅子还没坐热,就遭遇一场暴风骤雨,

  15年5月20日上午,汉能股价突然跳崖式下跌,半小时之内几近腰斩。之后,汉能先是自己宣布停牌,然后被港交所强制停牌,而导致港交所下手的一个原因就是,其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因其巨大且难测的关联交易,对其财报出了“非标”。

  当时,汉能的关联交易高达62%。乐视的58.62%,已快与之旗鼓相当。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关联”毫无问题,利润经得起考验,乐视网的业务和财务状况也令人堪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公司上个财年的净利润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度下滑;营业利润更是出现了约3.37亿元的负数,同比大跌586%,照理说,应该是上升才对。

  二是公司的现金流出现超过10亿元的净流出,一贯被认为相对非上市公司而言不缺钱的上市公司乐视网,债务也居然超过了200亿元之巨。

  很多人以为有了孙宏斌的168亿,乐视应该无恙,过于乐观了。按照乐视这么个挣钱、花钱大法,这168亿最多也就是让其走出重症监护室。

  贾跃亭在公开汉中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信中自豪地说,乐视网实现了六年近百倍(营业收入)的成长,市值超过600亿,“背后是乐视人对互联网生态创新的笃定,是一路奔跑的创业精神。”

  还有一个背后是,据统计,乐视网2010年上市以来已累计融资约209亿元。至2016年末,市值600亿的乐视网资产总计322.34亿,负债217.52亿,净资产104.83亿,减去融资的209亿,这6年一路奔跑,得到的是什么,大家自己算。

  或许,乐视正在经历“之劫”(贾跃亭公开信中的用语),账不能这么算。

  但如果一切就此结束,或者没有更好的发展,账还就必须这么算。情况甚至更惨。因为在其资产总计中,光是无形资产就占近70亿。

  如果一切就此结束,这个无形资产,就是个……

  一切就此结束,应该不会。

  会不会更好呢?这要考验贾跃亭及其团队的智慧,而且是极大的考验。最大的考验在于,乐视网之外的大摊子,甚至烂摊子,要怎么收拾。

  虽然贾跃亭一再努力切割,上市公司是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是非上市公司,但从以易到用车为主体贷款却把13亿给了乐视生态,从这么高的关联交易来看,这切割不太干净。

  换句话说,非上市的有可能拖累上市的。

  乐视已在做重大的战略调整,减少非上市对上市的冲击。但这个调整不容易。八个坛子,两、三个盖,怎么盖,也盖不住贾跃亭的大生态。

  上市公司之外,乐视亏钱太多,差钱太多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而且短期都看不到什么赚钱的希望。更重要的是,差钱的背后,是已经融了太多的钱。

  贾跃亭总是说乐视的融资能力不行,大家都知道,这是他的谦虚。

  据媒体统计,除乐视网之外,乐视非上市公司已经累计融资美元52.2亿元、人民币206.796亿元,折算下来,合计约为人民币567亿元。

  这个数据可能与上市公司的存在重复计算的问题,比如乐视电视,就已在上市公司。但乐视的非上市公司是融资大户这是路人皆知,光汽车,就融了超过20亿美元,体育的融资更是吓人。

  融了这么多钱,已经投下去这么多钱,还这么差钱,以至风雨飘摇,这不但让贾跃亭的生态大梦可能难以为继,而且还会让其战略调整进退为难。

  首先,乐视如果继续当前的路数搞生态,还需要大量的钱,融大量的钱。但在目前境况下,如果不来一场大变革,让大家看到有把握的大希望,别说再找钱,恐怕答应给的钱,都会雨天收伞了。

  融了这么多钱弄成这样子,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尤其是在资本市场如此收紧和严管的局面下。这世上,人人都希望雪中送碳,但基本上哈尔滨癫痫医院哪个权威,人人都只会锦上添花。至于资本,更是无情。

  其次,乐视说自己正在战略性调整,但从目前看,力度是不够的,真要调,恐怕需要来上一场断臂求生。断臂之后,聚焦核心,开源节流,先站住,再站高,先活着,再去改变世界。

  但这个断臂也不容易。

  为了这些“臂”,贾跃亭和投资人已经投入太多的钱了,这个时候“断”,不光是自己舍不舍得,还有一个别人答不答应的问题。如果“断臂”,又会不会引发恐慌,连锁反映等等等都是问题。

  这么多的问题,怎么处理?远远不是我们这些写字的人可以讨论的。越是打世界级的大仗,越是需要坚如磐石的根据地和大后方,乐视没有这样的根据地和大后方,这是让贾跃亭进退两难的关键。

  这是他自作的。

  没有坚如磐石的根据地和大后方,还打这么大的仗,因为贾跃亭有大梦想。

  地球人都知道,贾跃亭喜欢搞大事情。

  除了生态,他还喜欢“超级”。无论生态,还是超级,都是为了搞大——“一心想要图治垂青史”,但现在打开网络,“骂名滚滚来”。

  他说,这是有人下黑手。黑手肯定是有的,但黑手不会这么多。

  搞大事的情结让贾跃亭不满足一个视频,继而搞出一个生态,不满小生态,继而把生态越搞越大,而所谓生态,其实就是业务多元化,疯狂地多元化。

  多元化就能搞大,搞大必须多元化吗?

  不讲道理,讲个故事。

  春兰曾是中国空调业的绝对霸主,在其风光的岁月里,那是里里外外都体面。春兰的老板陶建幸曾经的大梦想和大成绩,一点不比贾跃亭低。

  1994年,春兰就已年营收高达15.5亿元,净利润高达1.9亿,并且还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了市,而当年的格力销售额还不到6亿,格力董事长朱江洪更是乖乖地做春兰的学生,卧薪尝胆般地执着学习。

  但一手缔造了辉煌的陶建幸,最终却为了更大的辉煌把辉煌搞没了。上市后,陶建幸不满足只做空调老大,迅猛向多元化进军并提出伟大目标:要在二、三十年内,把春兰建成世界着名的多元化企业,成为中国的“通用”。

  在此指导下,春兰先后进入摩托车、洗衣机、冰箱、集成电路直到汽车、重卡、新能源等大举扩张,每进入一个行业都大手笔、大目标。

  但最终,多元化不但没让春兰成为“中国通用”,还把老本行空调业的制高地和市场老大都拱手让出了,甚至还差点把上市公司地位都丢掉。

  如今,陶建幸当年提出的二、三十年已经过去,但上市公司春兰股份成就的,只是每年几千万利润,40亿左右的市值,在行业彻底被“失张家口羊羔疯医院怎么样去”。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专注空调这个城墙口冲锋的格力,却从当年不被放在眼里的行业小弟,成为了市值2000亿的世界巨人。

  乐视的现在,有点像当初的春兰。

  多元化没搞出什么实质性的大名堂,却有了核心主业沦落的危机。比如,乐视视频、超级电视,似乎都有点风光不再了。

  而贾跃亭,比当初的陶建幸更激进。

  毕竟,当年的陶建幸手里还握着一张天牌——连续6年占全国30%以上市场且利润滚滚的空调业,今天的乐视,哪一项业务有这么强大?

  无论视频、电视,还是手机,乐视能像格力那样,将任何一项做到世界第一,就很不错了。还不够,做成一个世界第一,再做一个,也不错嘛。

  搞什么汽车?还要搞得这么着急!

  有些企业和人命太薄,原因就是心太大,心太急。

  要追求梦想,但不能忽略自身的能力和环境。创业不能太靠PPT和资本市场放飞梦想,关键还在创造价值并追求利润,而且不能一口吃个胖子。

  李嘉诚说,他往往花90%的时间考虑失败,警惕风险。“我常常讲,一个机械手表,只要其中一个齿轮有一点毛病,你这个表就会停顿。一家公司也是,一个机构只要有一个弱点,就可能失败。”

  在业务扩张上,他则始终有一手,确保遇到风险后,还有回旋的余地。

  “例如一个小国的统帅,本身拥有两万精兵,当计划攻占其它城市时,他必须多准备两倍的精兵,就是六万,因战争激活后,可能会出现很多意料不到的变化;一旦战败退守,国家也有超过正常时期一倍以上的兵力防御外敌。”

  贾跃亭,以及借助这几十年爆发快速崛起,然后疯狂扩张的其他人,都是时候静下来,好好想想老先生的这些话了。因为,这世道,大变了。

  李嘉诚还说过一句话,穷人易过,穷生意难过。穷人再穷,要活下去,总是可以,但是穷生意很难,非常难,尤其是大公司的穷生意。

  “所以小心翼翼,可以讲,如履薄冰。”

  这句话,贾跃亭现在恐怕已有体会。

  据报道,4月中,几十家屡屡讨债无门的供应商讨债讨到乐视总部,都和乐视的保安动手了,而他们要讨的债总共才不过几千万元。

  也因此,该报道还提出一个说法:乐视将“熬”不过2017年。如此论断很是耸人听闻,但乐视的2017存在生死挑战,这基本上已是事实。

  

责任编辑:黑色幽默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