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单品 >正文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正文 第九九四 我兄弟,照顾好了!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许昌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被移送到安壤公安医院之后,日子跟在姚平的时候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至于老冷的案子,任哥在最早的时候,就知道我是冤枉的,所以只是按照惯例,对我进行了两次提审,所问的内容也都是案发当天的一些细节和经过,甚至一些无关紧要的笔录,都是直接拟好,拿来让我签字的,接下来的时间,只需要等葫芦哥和老冷那件案子的真凶被遣返回省,我就算是彻底恢复了自由之身。

    在医院等待的这段时间,我的内心满是煎熬,说真的,我是真的想恢复正常人的身份,但同时也不想看见真凶落网的那一天,因为我脱罪的同时,也就意味着葫芦哥的身陷囹圄。

    面对这个他用命运给我换回来涅槃重生的机会,我真的感觉到了手足无措,并且满心茫然。

    如此重恩,何以为报?!

    无比纠结的在医院躺了三天之后,这天一早,我便被窗外振聋发聩的爆竹声在睡梦中惊醒,放眼一看,外面的天色还暗着,但惊起的爆竹早已映红天际。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来到。

    春节,仿佛永远是能够刺痛我心底的一根刺。

    回想去年的腊月二十九,因为我老叔逼要我奶奶的存款,要给他女儿买车,我跟他在家里大吵了一架,还因此动了手,在别人阖家团圆的时候,我一个人流落街头,最后还是阿振收留了我,去他家里吃了一顿团圆饭,我永远都忘不了去年春节那天,窗外灯火璀璨,江山一片橙红的时候,我独身站在宾馆的窗口前面,手中捧着泡面,面对春晚而食不知味的样子。

    如今又是一年春节,我仍旧孤单一人,那个曾经拉着我一起吃团圆饭的阿振,已经跟我天人永隔,再无浊酒可话兄弟情长。

    任哥给我安排的这个病房,是公安医院最高规格的房间,并不单纯是用来关押犯人的,所以里面的一应器物都很全,虽然因为我的身份,房间内被加装了信号*和闭路监控,但是电视什么的都还能用,一整天的时间内,我都把电视开到了很高的音量,看着春晚倒计时的节目,一直捱到了晚上。

    这年春节,公安医院的晚饭,没有饺子。

    ……
荆门治疗癫痫病正规的医院是哪家r>     夜,十一点半。

    新年的气氛已经被逐渐烘托了出来。

    ‘嘣!轰隆!’

    ‘噼啪!噼啪!’

    ‘嘣!嘣!嘣!’

    ‘……!’

    随着窗外震如惊涛般的鞭炮声响起,我坐在病房内,连春节晚会的声音都听不清了,按照北方的习俗,这阵鞭炮声,是团圆宴开始的信号,意味着饺子开始下锅了。

    我扭头看着窗外的漫天烟花,缓缓闭上眼睛,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又是一年春节没有回家,也不知道奶奶现在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吃上饺子。

    也不知道那些逝去的兄弟们,是否得到了祭奠。

    ‘咣当!’

    随着春晚中的倒计时钟声响起,我坐在病床上,顺着九楼的窗子,正看着外面的烟花发呆,病房的门被人伸手推开,随后任哥手里拎着一个布袋子,迈步走进了病房,对我笑了笑:“过年好呗!”

    “任哥,你怎么来了?”看见任哥进门,我伸出手,胡乱的擦了一下眼角,一脸的不可思议。

    “呵呵,这大过年的,我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在医院里跨年啊,这不是得过来陪陪你吗!”任哥笑了笑,随后在布袋子里拿出了一个保温桶,放在了床头:“这是你嫂子包的饺子,有猪肉的和羊肉的,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忌口,就每样都拿了一些,你趁热吃。”

    看着任哥手中的保温桶,我忽然感觉心头一暖:“这大过年的,你过来陪我,家里人怎么办啊?”

    “没事,我干这个工作,过年不回家的时候多了,今年还算不错,最起码还能陪家里人吃了一顿团圆饭呢。”任哥把餐盒里面的饺子和菜帮我摆好之后,掏出了一双筷子递给我:“趁热吃吧,今天是过年,按理说,我应该给你拿点酒过来,陪你喝点,但是公安医院管得严,而且你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咱们就简单点吧。”

    “任哥……”我看着任哥,忽然很感性的开口。

 宜春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   “怎么了?”正在往碗碟里倒着醋,打算陪我一起吃饺子的任哥,随意问了一句。

    “谢谢!”我看着任哥,很认真的开口。

    “操,你这是什么套路呢?”任哥被我逗的一笑:“怎么着,我都给你送饺子了,你还想骗我点压岁钱呗,行,那你给我磕一个,我给你二百块钱!”

    我也挤出了一个笑容:“大过年的让我给你磕头,怎么,你要认我当女婿啊?”

    “你他妈给我滚犊子昂,我闺女才六岁!”任哥笑骂了一句,随后伸手指着桌上的饭菜:“快吃吧,一会凉了!”

    “哎!”我点了下头,夹起一个饺子塞进嘴里,但到了嗓子,却怎么都咽不下去,不知道怎么了,两行眼泪又顺着眼角无声淌落。

    “哎哎哎!这大过年的,你至于的吗!你嫂子做的东西就这么难吃啊,还至于让你挤出了几滴猫尿出来?”任哥看见我掉眼泪,故意开了个玩笑。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是在蓝天宾馆的顶楼,跟葫芦哥一起吃的饺子。”我想起去年春节的时候,我拎着啤酒,去宾馆楼顶找葫芦哥,却撞见他在楼顶祭奠妻儿的样子,忽然一阵心酸:“去年过年的时候,我们俩还在一起打伙牌,坑史一刚他们的钱,一转眼……”我把话说到一半,再度哽咽。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任哥看见我这幅样子,也跟着叹了口气,随后点燃了两支烟,将其中一支塞进了我嘴里:“今天我过来之前,你大哥给我打电话,我没接,他就去我家堵我,正好遇见了我要来医院看你。”

    ‘刷!’

    听说东哥去找了任哥,我猛然抬头。

    “为了你的事,盛东公司的人,全都没有回家过年,你大哥带着国豪和杨涛、史一刚他们,说什么都要来见你一面,但是我把他们拦住了,你大哥见硬的不行,又跟我来软的,开始求我,也被我拒绝了。”任哥搓了搓脸:“虽然你被我带回安壤之后,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的,但是你的案子还没有最终定论,任何纰漏都会让你踏入危险,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不能让你跟他联系,以免给人落下话柄。”

    “嗯,我能理解。”

   &手术治疗癫痫病怎么样nbsp;任哥笑了笑,伸手指着窗口:“站在那,向楼下看一眼吧。”

    听完任哥的话,我趿拉着拖鞋,强忍着肋骨传来的剧痛,亦步亦趋的走到了窗口。

    ‘嘣!哗啦!’

    我这边刚一站在窗口,楼下忽然就响起了爆竹的声音,接着鞭炮、礼花那些东西,开始‘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鞭炮燃烧的火光,将旁边的景色映的亮如白昼。

    在一排礼花的边缘,东哥的宝马x6和国豪的酷路泽安静的停放着,车前面,东哥、国豪、杨涛、史一刚、安童、周桐、赵淮阳一字排开,眺望着窗口的方向。

    “飞哥!新年快乐!!”

    “过年好!”

    “……!”

    随着杨涛一挥手,史一刚和安童他们扯着嗓子,歇斯底里的一顿嚎,我们之间隔着九层楼的高度,他们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被周围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给吞没了,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呐喊的声音,仿佛字字都喊进了我的心底。

    人群中,史一刚宛若一个傻逼一样,不断地对着我这边挥手,像是生怕我看不见他一样。

    窗口处,我看着这些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早已泣不成声。

    ……

    我二十三岁的新年,在公安医院度过。

    从十九岁踏入社会开始,我已经在曾经一心憧憬的江湖中混了五年,这五年经历的太多,我已经忘记了自己都得到过什么,但是我却能很清晰的记得,我都失去了什么。

    在医院休养了半个月之后,我的身体条件已经符合看守所的收监标准,正月十四当天,我的拘留通知书正式下达,按照任哥的意思,是想让我在医院多留一天,看看外面的烟花,免得一个人胡思乱想的,太过郁闷,但是我拒绝了任哥的请求,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的我,对于看守所里面那种压抑的气氛,仿佛趋之若鹜一般,只想去躲清静。

    我害怕热闹。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正月十四的当天下老年癫痫的治疗午,我被送往了市看守所进行羁押。

    因为看守所的于所和任哥的关系匪浅,所以我的收监流程,也如同袁琦把我送往姚平一般简单,体检什么的全都免去了,直接被批准入监,而且送我去监室的人,竟然是殷小鹏。

    “今天你值班啊?”这是我见到殷小鹏之后,说出的第一句话,并没有新年的问候,因为这个年,我过的并不开心,所也不想把虚情假意的问候带给别人。

    “我值个屁的班,我是听说你今天送进来,特意过来加班的。”殷小鹏咧嘴一笑,带着我穿过走廊,向监区的方向走去。

    “小鹏,我这次的事,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就交代在姚平的看守所了。”

    “咱俩之间,没必要说这些。”殷小鹏显然没把我的话往心里去:“如果没有你帮忙,我现在不是也应该在局里的档案室发报纸呢么,小飞,我现在能力有限,你的案子,我肯定插不上手,但是对于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因为咱们是兄弟!”

    “嗯。”我微微点了下头,没想到,我能跟混子之外的人,也成为了兄弟。

    “我已经跟一个同事打过招呼了,让他休了我的年假,最近这些天,我就在所里陪着你,你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跟我说,如果没意思了,我就把你提出来,带你去我办公室,咱们俩聊聊天啥的。”殷小鹏说话间,在兜里掏出两包中华,还有一个打火机递给了我。

    “给你添麻烦了!”

    “谈不上麻烦,对了,你大哥给你存了一笔钱,但是我没下到你的账上,都跟你入监时存放的杂物放在一起了,现在你都来到我地盘了,我怎么能让你花钱呢,”殷小鹏再次一笑。

    说话间,我们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一个监室门口,随后殷小鹏伸手,使劲砸了砸监室的门:“管号的呢?”

    “殷教,啥指示?”监室内的一个犯人,殷勤的凑上前来问了一句。

    “我兄弟,照顾好了!出一点纰漏,我他妈扒你的皮!”殷小鹏看着监室号长,声音洪亮的交代了一句。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