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股 >正文

三国之无赖兵王最新章节_正文 第2261章 我的术法需要草药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许昌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曹铄和曹恒父子俩人,当天晚上就在寝宫的里外两间睡下。

    夜色越来越深沉,曹铄已经躺下。

    他迷迷糊糊的正要睡着,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稀碎的脚步声,就好像有上百个人正匆匆赶往这里。

    “恒儿。”他喊了一声,曹恒没有回应。

    发觉不太对劲,曹铄坐起,提着佩剑走向外间。

    来到外面房间,他发现曹恒的被子空荡荡的,居然没人在睡着。

    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停下,曹铄听见曹恒在喝问:“你们都是什么人?居然胆敢深夜闯进魏王寝宫,难不成是嫌命太长?”

    曹恒喝问之下,并没有人回应。

    心中疑惑,曹铄走向大门。

    把大门打开,他发现曹恒手持长剑背对着房间,而在前面的空地上,则站着黑压压的数百个人影。

    这些人影有男有女,他们黑压压的簇拥在那里,没有再上前,也没有退下的意思。

    让曹铄感到心里有些发毛的,是这些人影虽然就在那里,可他无论怎样努力,都看不请他们的面容,显然站在这里的数百条人影并不是人,而是他们白天一直在寻找的邪祟。

    “怎么回事?”来到曹恒身旁,曹铄冷冷的看着那些人影问了一句。

    “半夜三更突然听见有动静,等我出来,就看到这么些鬼东西在这里。”曹恒回道:“父亲还请进屋,他们要是敢有任何异动,我会让他们再死一回!”

    曹铄并没有回屋,而是向前一步,对站在面前的人影喊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历年以来死在这里的冤魂,我是无意把你们怎样,可这里以后会是我的家。你们该到哪里就去哪里,只要别在我的家中逗留,我也不会为难。可你们要是想在我举家搬迁到这里以后,再对后宅做些什么,我一定会要你们灰飞烟灭,再也无法转世成人!”

    几百个人影在那里站着,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见他们不动,曹铄眼睛一瞪:“还不都给我散了?”

    帝王之气并不是随意每个人都有,也不是这些邪祟能够轻易侵蚀。

    他一声厉喝,那些人影居然真的渐渐淡去,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

    提着长剑,曹恒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当人影散去以后,他对曹铄说道:“父亲,这里的古怪还真是不少癫痫病在发作时有规律吗?。今晚要不是父亲在这里,只怕没人能镇得住他们。”

    曹铄点头,对曹恒说道:“天色不早,你我先回房歇着。明天一早把甘始给叫来,我要问问他,邪祟来到我的寝宫,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无论他们想要做什么,我都觉着没什么好意。”曹恒回道:“父亲不如下令,让甘始把这些邪祟都给除了。”

    “明天再说。”曹铄点了下头,转身走进屋里。

    重新躺下以后,没过多久他就睡了过去。

    天蒙蒙亮,曹铄起身以后来到外面房间。

    他居然发现曹恒又不在屋里。

    快步走过外间,打开房门时,曹铄看到曹恒正在庭院里练剑。

    听见房门响,曹恒停了下来,转身向曹铄行了个大礼:“父亲起的这么早?”

    “昨晚你辛苦了,怎么还起早练剑?”曹铄问了一句。

    曹恒回道:“昨晚孩儿睡的香甜,并没有什么辛苦。”

    “睡的香甜?”曹铄一愣:“昨晚你与那些邪祟对峙许久,怎么可能睡的香甜?”

    曹恒一愣:“父亲是说我昨晚和邪祟对峙了许久?”

    “难道和邪祟对峙的不是你?”感觉到有些不对,曹铄打量着曹恒:“你仗剑站在这里,面前是数百个邪祟……”

    “父亲何出此言?”曹恒脸上的表情更加错愕,他对曹铄说道:“昨晚我早早的睡下,整夜也不曾起过一次。虽然早起的时候,觉着浑身骨头有些酸痛,却也没有像父亲说的那样在门口与邪祟对峙……”

    曹铄愕然……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头天晚上是曹恒站在这里挡着邪祟,而他虽然吧邪祟喝走以后也很快睡下,晚上睡的却并不是十分踏实。

    本打算立刻把甘始请过来,问问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曹恒却不承他和邪祟对峙过。

    究竟是曹恒在梦里,还是他在梦里?

    曹铄有些迷茫了。

    他对曹恒说道:“你也不要练了,现在去把将军们都给请来。我有些话要和他们说。”

    曹恒答应了,把长剑收回剑鞘,最先找寻邓展和祝奥去了。

    曹铄则转身返回了房间。

    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一切,他都觉得再真切不过,根本不像是在做梦。吕梁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专业r>
    可曹恒却一口咬定不曾在门口抵挡邪祟,确实是让曹铄感到有些迷茫。

    梦?果真只是白天想的太多,做了一场梦而已?

    曹铄正满心疑惑的思索着究竟头天晚上是不是做了一场梦,曹恒领着郭嘉等人来到他面前。郭嘉眼圈乌黑,一看就是没怎么睡好,而其他几位将军,看起来也是流露出了意思疲惫。

    见到众人,曹铄问道:“你们昨晚是不是都没有睡好?”

    “回禀主公,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睡的确实挺安稳,可到了早上居然感到浑身像是灌满了铁水,只觉得身子沉重的很,连半点力气也提不起来。”郭嘉先是回应了曹铄,随后向他问道:“主公昨晚睡的可还安稳?”

    “安稳什么。”曹铄把头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给众人听了,随后又说道:“事情如何,我都记的清清楚楚,可恒儿却说他根本没有那么做过。所以我把你们请来,想问问昨晚是不是遇见过什么怪事?”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

    他们昨天晚上确实睡的安稳,到了早上起身,也确实感觉到浑身酸痛,和以往起身有着很大的不同。

    “主公,我觉着这件事还得请甘始过来给个说法。”郭嘉说道:“昨天他答应主公会把这里清理干净,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在也是说不过去……”

    “奉孝说的有理。”曹铄点头,向邓展吩咐:“邓将军去把甘始找来,就说我有事情要问他。”

    邓展得了命令,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等到邓展走后,郭嘉又问曹恒:“长公子昨天晚上果真不记得发生过什么?”

    “我确实不记得发生过什么。”曹恒一脸茫然的说道:“父亲说为曾在门外阻挡邪祟,可我无论如何也是想不起来……”

    郭嘉没再多问,曹铄和几位将军的脸色也都不是很好。

    长安城翻建的不错,各处走了一天,曹铄也没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可到了皇宫,他们却是屡屡遇见怪事,实在是让人窝火的很。

    大魏立朝,曹铄登基,将来是一定会住在皇宫里面,如今他还没有搬过来,皇宫里就出现了这些诡异的事情,任凭是谁都会被搅扰的烦躁不堪。

    没人愿意看到家里有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尤其是一国君主,皇宫里要是有着邪祟却驱赶不走,传扬出去才真的是个大笑话。

    众人都没有言语,也没人说的明白头天晚上曹铄究竟是在做梦还是曹恒把一切都给忘记了。

 &nb患上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sp;  过了没多久,甘始被卫士领了过来。

    “昨天晚上你在做什么?”见到甘始,曹铄劈头就问。

    甘始回道:“奉魏王之命,各处宫室游走,我已向宣告了魏王的意思,然而收效好像不大。”

    “收效不大?”曹铄眉头微微皱起:“什么意思?”

    “他们死在这里,早就把这里当成了根。”甘始回道:“除非魏王令人给那些宫室拆除,然而拆除之后,他们说不准会到其他宫室,说来说去还是清除不干净。”

    “其实……”说到这里,甘始话锋一转:“有着这些邪祟还意味着一件事情……”

    “意味着什么?”曹铄眉头皱起,从甘始的话里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妙的意思。

    “意味着大魏将会有更强悍的敌人出现。”甘始回道:“还请魏王早做打算。”

    曹铄闻言,和众人都哈哈大笑。

    “我看你这妖人,还真是妖言惑众。”曹铄说道:“天下已经归我,大魏勇士南征北讨,如今已经灭了羯人,灭掉匈奴也是指日可待。西凉虽然有些动荡,可大军到处,我倒是不相信西凉羌人还能做出什么让人惊异的举动。你说的强大敌人,我还真不清楚从什么地方来。”

    “不出三年,魏王必定可以遇见他们。”甘始回道:“我如今也是看不真切,不知道到时究竟会发生什么。还请魏王到了那天,务必谨慎行事。”

    “我不关心还没发生的事情。”曹铄说道:“我只想知道,对于这些邪祟,你怎么打算?”

    “那要看魏王怎么打算。”甘始说道:“他们不肯离开,生前却也是一些可怜之人,魏王要是打算让他们灰飞烟灭,我倒是也能办到,只不过……”

    “没有什么只不过,六个时辰之内,要是不肯离开,就让他们飞灰湮灭了好。”曹铄说道:“我给了机会,却不可能毫无止境的这么下去。我相信你的能耐,也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我绝对不会让魏王失望。”甘始答应了一声,告退离去。

    甘始退下之后,郭嘉向曹铄问道:“主公真相信他?”

    “不信又能有什么法子?”曹铄反问:“那些邪祟并不是人,难不成还要我们去对付?于吉、左慈都还没到,就算我信不过他,也只能由着他去做。做的好了,我当然会给他在八公山划出一片地方,要是做的不好,或者是暗中和我搞鬼,他的性命还在不在,我可不敢保证。”

    郭嘉点头,曹恒向曹铄问道:“父亲,要不要我跟着过去看一看?”

    “你跟去看一看也好。”曹铄说道:“多带几个人手,时刻得要提防着南京癫痫患者去哪家医院好他。”

    “我明白了。”曹恒站起来,向曹铄等人告了个退。

    曹恒正要走,马超站起来说道:”主公,长公子前去盯着,我觉着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要不我也一同前往。”

    已经退后两步的曹恒正打算回绝,曹铄却说道:“有孟起陪同,我确实能够更放心一些。“

    有曹铄发话,曹恒当然不好再回绝,在马超的陪同下,离开了房间。

    俩人走出房间,曹恒向卫士问道:“有没有看见甘始往哪边去了?”

    卫士回道:“他好像往住处去了。”

    和马超对视了一眼,曹恒什么话也没说,心里确实是有些不太爽快。

    曹铄下了命令,要甘始解决掉那些邪祟。

    当着曹铄的面,甘始也答应了,可他没有去寻找邪祟,反倒是回了住处,确实是让人不得不感到懊恼。

    “过去看看。”曹恒招呼了马超一声。

    俩人来到甘始住处,曹恒一把给大门搡开。

    甘始正在庭院里采摘草药,听见大门被搡开的声音扭头看了过来。

    见是曹恒和马超走了进来,他把手上的药草往地上一放,躬身行礼说道:“见过长公子、马将军!”

    “父亲要你去办事,你却回到这里采药。”走进庭院,曹恒冷着脸对甘始说道:“你应该知道,六个时辰以后,解决不了皇宫里的邪祟,等着你的会是什么。”

    “哪里需要六个时辰?”甘始说道:“对付那些邪祟,半个时辰足够。”

    “那还不动手?”曹恒眉头微微一皱:“你想等到什么时候?难不成到了临头才去办这件事?”

    “驱赶邪祟可没有长公子想的那么容易。”甘始从地上拿起草药,一边翻看一边说道:“要不是昨天晚上四处巡查,我应该早就把草药给配制出来了。”

    “驱散邪祟还需要草药?”曹恒脸上露出一抹疑惑。

    “我修习的术法需要用到药草,没有足够的药草我可没办法把邪祟都给驱赶出去。”甘始说道:“炼制草药需要两个时辰,长公子和马将军要是有兴趣,倒是可以在这里等着。”

    曹恒和马超相互对视了一眼。

    马超说道:“你先炼制丹药,我陪长公子在这里等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